快捷服务通道 工会会员 基层工会组织 地方和产业工会组织 注册

深圳城中村公寓化试点改造引热议 打工族难以承受房租迅速上涨

来源:南方工报    作者:周礼雄 林婷玉    2018-06-13


采访当天,雨打湿了玉田社区的标语。林婷玉 摄

  2017年10月17日,深圳出台了《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实施意见》,提出允许城中村综合整治并改造成租赁住房。城中村公寓化改造被看作深圳为1000多个城中村开出的新药方。

  在该实施意见出台前不久,深圳福田区南园街道办与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由政府引导、万科参与福田区玉田村公寓化改造工程,打造城中村综合治理的“玉田模式”。2018年4月,万科在玉田村最先完成改造的两栋楼交由万科旗下集中式长租公寓品牌泊寓运营。

  目前,深圳多个城中村正在进行公寓化试点改造工程,并推出样板公寓面向租户招租。这类改造给生活在此的租户形成冲击,由此引发的城中村租金、环境、安全等话题也在他们中间引发热议、担忧。

  多个城中村已开始试点改造

  在深圳龙华瓦窑排村内,有两栋楼被绿色的防护网罩住,楼内不时传出机器轰鸣。安全网上挂着一条标语:给我一村,还你一城,万村复苏。深圳市万村发展有限公司为深圳市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深圳城中村“装修改造、租赁运营”的主导方之一。

  李梦(化名)曾在这其中一栋楼里住了9年,一房一厅,30平方左右。李梦来自湖南,2009年第一次外出打工便来到深圳,虽然其间换了三个工厂,但一直住在这里。唯一一次变动是在2014年,李梦与女朋友决定住在一起,单间换成了一房一厅。

  “楼挨着楼,没什么光线,也没什么隐私,隔壁有点响动听得清清楚楚。人多也杂,没什么是不可以丢的。”李梦对城中村糟糕的环境深有感触,但他还是选择住在这里,不想抱怨什么。“城中村是我来深圳后的第一个落脚点。以我的收入只能住在城中村里,要搬家也是换一个村而已,没什么区别。”

  李梦的选择也是大多数外来务工人员的选择。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一组调研数据显示,深圳城中村用地总规模约320平方公里,占深圳土地总面积的1/6。而深圳城中村租赁住房约占总租赁住房的70%,是租赁市场供应最重要的主体之一。

  2018年初,李梦住了11年的小楼被纳入城中村改造项目,他不得不搬离瓦窑排。随着城中村改造的推进,越来越多租户受到影响。瓦窑排附近的伍屋村、清湖老村的部分租户也陆续接到房东通知,称楼房已纳入城中村改造项目,租户需在7月底前办理退租手续。

  2017年9月,福田区南园街道办宣布与万科合作,采取“城中村综合整治+物业引进和管理+城市化商业运营”的运作模式,对辖内城中村玉田村进行改造整治,这也是万科推出“万村复苏计划”的第一站。2017年11月,深圳市政府出台《深圳市城中村综合治理2018-2020年行动计划》,其中规定,到2020年7月底前完成全市1600多个城中村综合治理,消除城中村各类安全隐患,并要求各区制定相应的三年行动计划。

  据记者走访不完全统计,深圳参与城中村改造的房地产企业有万科、金地和华润。而万村发出的通告表明,万科已与深圳福田、龙岗、龙华、宝安、坪山等区30余个城中村达成改造协议。


玉田村旧楼与泊寓。林婷玉 摄

  原楼改建、引进物业、商业运营

  深圳此次城中村公寓化改造属于城中村原楼改建,设计、采购、施工都由房地产公司包办,并由相关物业公司运营。

  2018年4月初,万科在玉田村最先完成改造的两栋楼交由万科旗下集中式长租公寓品牌泊寓运营。记者前往玉田村实地走访,发现村内大部分租户都已经搬离,而建筑外的脚手架与防护网表明,这里正在进行重新装修改造,改造好的两栋楼的彩色外墙与城中村的灰白色区别开来。泊寓工作人员称,首批推出的44套房源已全部住满,只有单间,租房面积在12-25平方米不等,租金在1500-2500元/月,每月物业管理费150元。第二批房源预计将在一个月后推出。

  在龙岗坂田街道新围仔村样板楼里,楼道被刷成了浅蓝色,门锁是无钥匙密码锁,15平方米的单间里床、茶几、沙发、空调、冰箱、洗衣机俱全。这样一个单间月租2100元。样板楼的一楼还在装修中,这里将会引入商户入驻。工作人员表示,随着城中村改造的推进,这个片区未来还可能引入餐饮、服装、教育等与生活相关的周边业态,城市化商业运营是趋势。

  龙华清湖老村金地草莓社区主打年轻人群体。金地草莓社区由金地商置集团施工改造、深圳火花时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运营。清湖老村附近有大量电子厂,其中包括华为、富士康。

  金地草莓社区清湖老村店的一楼是近200平方米的休闲公共区域,设有咖啡吧、卡座。据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将会筹办各类社区活动,小型健身房也在筹建当中,不久将对租户开放。金地草莓社区推出的房型有单间,1880元/月;loft复式,2350元/月;一室一厅2980元/月。月管理费150元,水6元/立方米,电1.5元/度。

  打工族担心房租上涨

  深圳城中村改造最近一直是城中村租户的热门话题,搬去哪、租金上涨是他们关注的重点问题。陈汉(化名)在清湖老村附近的电子厂上班,2016年起与女朋友在清湖老村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上个月底,房东发出通知,由于改造,所有租客必须在7月底前办理退租手续。这让陈汉不知所措,“搬家是必须的了,但不知道能搬哪去,最怕的就是新找的房子没过多久也要进行改造。”

  同样住在清湖老村的李娟在华为上班,虽然房东还没有通知她退租,但她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建筑格局没变,光线是一样的,并没有改变住在城中村的事实,顶多安保方面比现在强一点吧。”李娟去金地草莓公寓看了房后评价:“里面装修也一般,没档次,不值那个价。家具电器该有的我都有,每个月还要多交管理费。”

  “我只希望不是每一栋都要被收回改造,我这栋能幸运地逃过去。但是逃过去了,以后肯定也要涨价。”李娟现在住的一室一厅,前段时间涨了130元房租,现在是950元每月,如果在金地草莓社区租一个同样的房子,每个月支出要3500元左右,已经超过了她月工资的一半,她直言住不起。“我这栋要是下逐客令了,我是不会住那个公寓的。龙湖君荟的单间才1700元一个月,面积大多了,而且看上去更像真正的公寓。”

  单东自2007年起便在富士康上班,刚开始他住的是公司宿舍。2009年,单东结婚了,于是在龙华汽车站附近城中村租了房子,一个单间,他们一直住到现在。“城中村的房租每年都会涨两三次,房东贴出通知,说涨就涨,少则三五十元,多则百来块。”近十年间,单东的工资由2000多元涨到近6000元,房租也由350元涨到850元。总体来说,房租开支占他工资的15%-20%。但如果在金地草莓社区租同样一个单间,那么房租开支将占他工资的30%-40%,这对需要养家的他来说是个不小的压力。

  “城中村改造是好事,从环境、安全等各方面的改善来说都是,但房租成倍上涨让人难以承受。”单东认为,工资成倍增长才能匹配房租的成倍上涨,但他同时也认为对于富士康这样的制造业来说这也不太现实。“就怕连城中村也待不下了。”

  相关新闻

  房租飞涨工资却停滞不前,富士康员工要求足额缴纳公积金

  万科称将维持城中村租金稳定

  近日,一张深圳富士康工厂区张贴的《致富士康员工的公开信》在网上流传,内称富士康仅按照员工底薪的5%缴纳住房公积金,导致员工一年至少损失1000元。房租飞涨,工资却停滞不前。

  事件起因系万科进驻富士康龙华工厂北门的清湖新村进行改造,深圳富士康员工担忧城中村房租将翻2-3倍,要求富士康足额缴纳公积金并提高薪资以跟上房租的涨幅。另有自称“无名劳工代表”的人士发文要求有关部门对万科改造后房源的租金水平给予指导。

  对此,万科旗下的深圳市万村发展有限公司回复称,改造前后的城中村公寓租金价格是处于同等区间,万科将利用三十多年房地产开发经验,在更集约的户型面积内集合完整的功能空间并努力维持单间公寓的月租金稳定,为租户提供更加安全和舒适的居住环境。(摘编自深圳热线)

  (编辑:苏卓图)